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秀枚in Melbourne

 跟秀枚没见有十年了。也没联系。照理说科技如此发达,wechat, messenger, whatsapp排队任选,没联系不可能。
最大原因应该是十年前我们的孩子们都还小,所以我们这些妈妈根本不可能有空开电脑。再一个原因就算有空开也不会用,想当年我自认是电脑白痴啊!
虽然没联系,心里是记挂的。再想想,其实从育华到Perth再到Melbourne,有联系过一次。
那时我已脱离电脑白痴行列,有一天就听朋友说她的先生心脏病去世了。当然晴天霹雳。那是电影情节。我无法想象她的慌乱与悲痛。马上上网留言安慰,她也礼貌地回了我。那是唯一一次的联系。然后我就给她时间。这种事,我相信是要时间来疗伤的。
然后今年2月,她竟主动联系我,说会来喵笨,要求见面。哇哈哈,我赶忙联系爱蓉(另外一个南强kaki, 她比我早一点抵澳。也与大家失联很久了。)结局是大团圆。三个女人讲不完的话呀!我们三个(还有别的几个)结缘于南强,年龄差不多,从结婚到生子,很多事总是一起分享互相倾诉,我的青春岁月里有她们。
多年不见,秀枚还是一样温柔,我和爱蓉原来是虾,大头虾。两只虾当晚还闹了不少笑话。我们先在唐人街吃饭,然后直下Brunetti Cafe 喝咖啡。Brunetti,好棒的地方。我住酱久都不知道有它。所以说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是全世界。
感恩的是我们三个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竟还是往同一个方向去。与老朋友喜相逢,这是最近最开心的事。虽然没有打上蝴蝶结,但它仍然是老天爷送给我最棒的一份礼物。
就让我们燃起来的热情继续烧下去。


























Throwback: 厉害了我的姐

31/1/216
优子代表澳洲参加中国好歌曲回来之后,我隐隐约约看到她的不同。也许是上了大舞台,开了眼界;也也许是刚从上一页走出来踏入新的一页,她更有自信了,一副把旧的留在过去,姐要重新出发的样子。




















































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Throwback:伊雯要离开喵笨了

2016.11.24














24112016 我这位充满艺术气息的学生See Yee Wen请我们吃了一餐泰国餐。算是告别晚餐,她要离开喵笨了。餐馆名字叫Jinda,装横古色古香,我非常喜欢,一到就啊哇啊哇跟学生两个赞个不休,心里急着要把餐馆的味道拍下,又担心拍不好,结果真的没拍好😳。其实慕名这间很久了,一直还没去,因为要至少一星期前book才有位。而我不是一个爱plan的人。
还有食物。食物是真的好吃,原汁原味。一般泰国餐我吃过的我总嫌太甜、太多调味。但这一家不会。大推👍👍👍
学生是一个贴心细腻的女子,在离去之前,费了点心思,给我们留下一个美丽的句号,噢不,是逗号,因我们还会再见。谢谢,再见😘

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脸红

看回早期写的 post,脸会红,哎。但不想删,那是当时的我,我必须接受。

老男人







今年农历新年期间,中学同学有个聚会,我没能出席。后来听黑先生说大家都好,只是同学堆中出现了个乱讲话的男同学。在我一再地追问下,他略略地跟我说了说话的内容。听后我简直傻眼了,即刻把他归为下流一族。
我们都几岁了?几十年是白活的吗?脑里不长智慧长草吗?
炫财富也就算了可能你真的赚到嘭嘭声平时没人赞在老同学面前讨点掌声,但炫你玩女人的经历是要告诉老同学你还很行还是跟老婆不行还是老男人魅力你最强还是。。。。。。
以后再见,你还是这样的话,离我远一点,我不认识你。

2016新年倒数

31/12/2015
新年Count Down 总是兴致勃勃。新的一年来啦新年新希望啊!相信是一股力量。当时就4个人,最小的小子跟朋友count down。我们正要去Dockland count down。
2016年的count Down是两个在Melbourne, 一个在深圳,一个在槟城,一个在KL。
我准备好了,重要的日子能聚在一起我感恩,不能的话也OK,只要大家安好。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吴优子 【Yes No Maybe】 歌词MV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吴优子的创作 Yes No Maybe 歌词版 MV终于向全世界say hello了。
词曲创作:吴优子
编曲:林乐伟
OP: LiKE Music立刻音乐

是值得开心的,终于踏出了第一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